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- 行业新闻行业新闻
“定制”煤化工(1)

  我国不仅石油短缺,主要的石油化工产品也严重短缺。国外很少做煤化工,我国10年之内已经成了煤化工的技术高地。发展煤化工,和国外的石油化工、天然气化工竞争,最终满足我国对石化产品的需求,这是一个机会。除了经济风险,发展新型煤化工一定要注意几个问题,一是外部条件,二是节能减排,三是煤气化技术选择。
  煤化工的利弊之争一直存在
  一方面,中国需要煤化工弥补石油石化产品的不足;另一方面,逢煤必化、一拥而上的势头,确实存在资源和资金浪费的隐忧。另外,煤化工耗水问题和对环境的影响,也让人们对很多项目的可行性进行质疑。
  真正从事煤化工研究的专家似乎并不太热衷上述争论,更关注的是什么样的煤化工项目能行得通。
  处在竞争和互动关系中
  “我们应该有更广的视野,做煤化工,要知道有很强的竞争对手。”在10月举行的中国煤炭清洁高效转化发展高峰论坛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教授金涌如是说。
  金涌说的对手,指的是传统的石油化工和新兴的天然气化工。含碳能源主要用于三方面:工业与民用燃料、运输液体燃料、石化原料。
  “石油是主要的化工原料,天然气、煤炭、生物质能都可以作为化工原料,替代一部分石油。我们做煤化工,必须知道邻近这些能源的状态,和我们之间是怎样一个竞争和互动关系。”金涌说。
  金涌表示,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气逐渐三分天下。目前,世界石油产量基本稳定,但是好的油,像大庆产的高品质油已经越来越少了,主要炼劣质油。世界石油化工行业产值年增长率约为20%,在石化行业中,石油还是主力,但是炼油的人已经有危机感。
  有危机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以乙烷为原料的乙烯比以石脑油为原料的乙烯更有竞争力。美国、中东地区发现了很多乙烷,乙烷脱氢后可以得到乙烯,成本较低。美国和中东地区以乙烷为原料的乙烯所占的比率已经很高了,而中国、日本、韩国生产乙烯的原料主要还是石脑油。
  “天然气化工是非常有前途的,主要是投资少、附加值高、污染少,可惜中国天然气非常缺乏。”金涌说,天然气的介入使化工产品成本大大降低,美国页岩气的大量产出对美国经济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  “做煤化工,要考虑与石油化工竞争的问题。煤化工是代替石油化工的,按理讲,煤化工企业生产的产品,都可以以石油或天然气为原料生产。”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顾宗勤说,“在石油价格低迷时,煤化工的优越性体现不出来。现在,国际油价为每桶100美元左右,今后石油价格走势如何,难以预测。所以,新上或扩建煤化工项目时,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,要计算石油价格达到多少时,煤化工项目可以维持。”
  顾宗勤认为,国际油价为每桶70美元至80美元时,煤化工项目可以维持。金涌的判断与此基本相似,国际油价高于每桶70美元、煤价为每吨五六百块钱时,煤化工项目能赚钱。
  中国发展煤化工的空间
  “2012年,我国石油化学行业进口额为4600亿美元,出口额为1700亿美元,贸易逆差为2900亿美元,是所有工业行业中贸易逆差最大的。”顾宗勤说,石油石化行业巨大的贸易逆差,主要来自石油、天然气和石化产品的进口。
  2012年,我国石油产量为2.07亿吨,进口量为2.71亿吨,对外依存度为56.4%,石油进口额达到2200亿美元。顾宗勤预测,到2020年,我国石油消费量将达到5亿吨,对外依存度超过60%。
  乙烯是石化行业最重要的基础产品,乙烯产量经常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化工行业发展水平。有了乙烯,可以生产很多其他的化工产品,而且附加值很高。
  据顾宗勤介绍,2012年,我国乙烯产量为1514万吨,表观消费量为1656万吨,当量消费量为3190万吨,当量自给率为47.5%。当量消费量,是指乙烯下游产品全部折算成乙烯的量。
  除乙烯外,我国其他石化行业基础产品同样短缺。2012年,我国丙烯产量为1500万吨,自给率为63%;PX(二甲苯)产量为715万吨,自给率为56%;以PX为原料的PTA(1,4—苯二甲酸)自给率为79%;乙二醇产量为374万吨,自给率为27.5%。
  “前几年,PX项目纯粹被妖魔化,其实技术上没问题。现在,PX、PTA二者加起来每年产量为1000多万吨,非常缺乏。”顾宗勤说。
  这就意味着,我国不仅石油短缺,主要的石油化工产品也严重短缺。
  近年来,我国天然气产量和消费量年均增长10%以上,供需矛盾突出。
  2012年,我国天然气产量为1077亿立方米,进口量为428亿立方米,出口量为30亿立方米(主要是满足香港的需求),表观消费量为1475亿立方米,天然气进口额为161.8亿美元。
  日前,国家发改委连发文件,要求有序推进“煤改气”,正是因为天然气供需矛盾突出。
  不同地区的天然气价格差异很大,因为运输不便利、成本高。“在工业油气田附近,天然气价格较低。管道输送到末端,价格就很高了,做工业原料就不划算了,只好做民用燃料。液化天然气要求温度很低,成本很高。所以,天然气化工只在原产地比较划算。”金涌说。
  这等于基本堵死了大量进口天然气发展化工的路。
  “在这种特殊的条件下,中国要发展煤化工了。”金涌说,“要知道煤不是碳,是碳氢化合物,碳氢比是1:0.8,1个碳原子还有0.8个氢原子,没有必要连氢带碳一块儿烧掉。”

Copyright © 2014 云顶娱乐官网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管理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       网站开发及全程维护:山西天盛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云顶娱乐官网
博聚网